首页 > 资讯 > 东宫禁宠(宋煜沈江姩)完整版免费阅读_(东宫禁宠)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东宫禁宠

《东宫禁宠》

宋煜

本文标签:

长篇小说推荐《东宫禁宠》,男女主角宋煜沈江姩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宋煜”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沈江姩在宋煜最落魄之日弃他而去,改嫁为周家妇, 一时风光无限。宋煜复宠重坐东宫主位,用泼天的权势亲手查抄沈江姩满门。为救家族,沈江姩承欢东宫,成了宋煜身下不见天日任他摆布的暖床婢...在那个她被他据为己有的夜里,下颌被男人挑起,“周夫人想过孤王有出来的一天么?”......

来源:qwwrkbd   主角: 宋煜沈江姩   时间:2024-05-17 23:30:27

《东宫禁宠》小说介绍

以小说推荐为叙事背景的小说《东宫禁宠》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宋煜”大大创作,宋煜沈江姩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落病根可麻烦了。”翁氏说,“昨夜就翻了下身罢了。”“不要翻身,大小便都在床上解决。躺着静养...

第32章 她如今无依无靠,只有本卿可以依靠了


沈江姩眼睛一凝,她沈家将亡,他在乎只是她是不是处么,她把自己的手从他手中脱出,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径直走向翁氏,问道:“婆母,今日清早您想吃什么?”

说着,来检查翁氏断掉的肋骨,仔细捯饬一番,疼的老家伙呲牙咧嘴。

沈江姩检查后发现骨头固定挺好,没有什么异样,她说:“婆母,骨头偏了。别动啊,得重新正骨的。”

翁氏忍着痛,沈江姩把那两根肋骨又推错位又拉回来固定好,温柔的交代道:“千万不要乱动,老人家不好恢复的。落病根可麻烦了。”

翁氏说,“昨夜就翻了下身罢了。”

“不要翻身,大小便都在床上解决。躺着静养。长褥疮了儿媳给你擦药。”沈江姩说,“这养儿不就是防老的吗。”

翁氏唉声叹气,“老身一生为善,做了什么孽啊,老年遭了刺客。这好人怎么没有好报呢?”

沈江姩又去给尤氏换药,把大把化瘀活血的药捂在伤口上,轻声道:“大姐伤口严重,不好愈合,多加了药物了。”

尤氏说道:“一直流血会不会溃脓溃烂。”

“会,溃烂后将溃烂处清理干净,把烂肉剪掉再上药就可以了。莫急,有弟妹在呢。”沈江姩贤恭道,“娘和阿郎的病素日都是我看的呢。”

尤氏总是不信沈江姩的医术,说道:“芸郎,不能叫外面的大夫么?姩姩到底行不行啊。血止不住啊。”

“叫外人都知道本卿家里闹了刺客?丢死人了。闹刺客的事本卿暗中去查,可莫闹的惊天动地。可保不齐有人拿这个做文章,说本卿断了冤假错案,叫人暗杀呢。”周芸贤道:“姩姩医术可以的,我这腕子昨儿她接了骨之后,擦了药就不怎么疼了。她现下仰仗本卿照顾,不会有异心的。”

他吃透了她。

沈江姩没在周芸贤的药上动手脚,周芸贤相信她认真医治,她便好折磨翁氏和尤氏了,周芸贤对她父母那般冷漠绝情,她反过来虐待他老母、姘头不过分吧。翁氏和尤氏不会还想康复吧?

沈江姩弄好了尤氏的伤口,才愈合的伤口,活血药一激又开始渗血,沈江姩贤惠的又问翁氏,“婆母,清早想吃什么?”

翁氏言道,“腔子疼的吃不下东西。你看着弄些粥就是了。主要是环儿,得吃好。你‘大姐’也受伤了,不能带孩子,你帮忙带带孩子。”

周芸贤方才第一次抓沈江姩的手,就像握了水豆腐似的,滑嫩的很,他便立在沈江姩身边,打量着沈江姩的侧颜,以前只嫌弃她不洁,竟忽略了她如此美貌,他说道:“为夫问你的那句话,你怎生不理为夫?”

-你真的还是处?-

沈江姩抬眼看看他,没有回答他关于处不处的问题,说道:“阿郎,婆母、大姐身子不好,沈家院子里养了不少走地鸡,肥美的很,我今儿出府去抓来,宰了给婆母还有大姐养养身子吧。还有媛媛养的那只小狗儿,也抓来看家护院,往后来了刺客,小狗先叫唤两声预警。”

她要出府去。他们得同意。

周芸贤又问:“是不是啊?”

沈江姩抬眼看他,“娘和大姐都在。这问题非现下问么。”

周芸贤好奇被高高吊起,对沈江姩一笑。

“你婆母和大姐身子不好,需要养身子。”周芸贤抬手在沈江姩面前晃晃他折了的手腕,“为夫的手腕,不用将养么?”

沈江姩说,“我去抓了鸡回来,煮了鸡汤,阿郎饮便是了。老夫老妻,还需要专门拿出来说吗。”

“怎么不用。你提了娘的肋骨,提了大姐的剑伤,单没提为夫的手腕。”周芸贤往前一步,沈江姩后退一步,又听他说,“赌气想让为夫哄你呢。”

沈江姩想,爹娘在死牢呢,她何其犯贱会希望刽子手哄她,刽子手又如何哄得好她,这都可以哄好,她是有多么没心没肺。

沈江姩仍不言语。说什么,总不好说她表现的得体安分,只是想他们同意她出府吧。

翁氏点头,“算你懂事,知道和谁亲。看你有意把那边的鸡抓来宰了吃,老身这便放心了。不要终日里想着救你母亲那边的那群扫把星。你得看清楚,眼下谁是你的天。行,你带丫鬟去抓家禽吧。可得及时回来,老身和莲莲这伤离不了大夫,请外面的还得花钱,左右你懂医,还有个大药柜都是药材。方便的很。”

“是。”沈江姩说,“媳妇去煮早饭。”

尤莲莲见周芸贤对沈江姩有好奇,特别的看不惯周芸贤和他妻子眉来眼去,就好像周芸贤有意修复和沈江姩的关系似的,她心想这沈江姩此刻母族没落,根本对周家没有任何益处了,除去做家务煮饭,沈江姩在这个家没有任何作用。

芸郎曾说只是利用沈家做跳板,可如今怎么看起来对沈江姩也并非全然无意呢。

尤莲莲因而便想将沈江姩在这个家唯一的用处也夺去,让周家百无一用沈江姩。

“娘啊,弟妹昨夜里照顾咱们娘俩累了一夜,这清早的饭便不用弟妹煮了,原该莲莲亲自去煮来孝敬娘的,如今莲莲受伤,就叫莲莲的贴身婢子去煮就是了。也叫弟妹歇一歇吧。”

沈江姩哪里不知这尤氏是要架空她在周家的位子,但说真的,这饭还真是谁爱做谁做,周家这位子,她就只想占着茅坑不出货,谁爱怎么表现和她无关。

沈江姩假意柔弱道:“大姐,叫我去煮饭吧,我...我除了煮饭做家务,还能做些什么呢。若是连饭都不煮,那我不是一点用也没有了么。”

尤莲莲哪里肯依,“弟妹你可莫多心啊,我如今入府邸了,这娘亲和芸郎的生活,我应该尽一份心,弟妹操劳七八年,该享享清福了。我总不好寄人篱下,还白吃白喝吧。”

翁氏合眼不出声。放任尤莲莲作威作福,莲莲生了大孙子,是大功臣,欺负一下那个拖油瓶又如何。

沈江姩说,“那我给婆母端茶吧。”

尤氏说,“不必了,我的丫鬟来吧。”

沈江姩又说,“那我去洗衣服。”

尤氏道:“不必,都交给我的丫鬟,弟妹你什么都不必做了。”

沈江姩心里舒了口气,终于不用煮饭给一家子吃了,也终于什么都不用干了,她低下头掩去眼底的释然。

周芸贤以为沈江姩失去了为他煮饭做家务的机会而委屈,心中猛地揪了一下,便道:“你去带环儿吧。”

沈江姩一怔,不是吧,不用煮饭做家务,改帮外室带孩子,周芸贤还跟给她多大恩赐似的。

沈江姩不动声色道:“好。”

正巧环儿醒了过来找他母亲。

他母亲受伤不方便带他,沈江姩便把孩子带去院中了,左右一时出不去府去,要等周芸贤去上朝了,然后她才能出府去‘抓走地鸡’。

沈江姩一出去,周芸贤对尤氏道:“你太过了,逼她做什么呢?她如今无依无靠,只有本卿可以依靠了。”

尤氏怒然把面颊扭去旁边,哼了一声,“谁还不是只有你能依靠。”

沈江姩带孩子在廊底玩,八岁多的孩子话挺多,上来就说,“舅母,我想把我娘杀了剁成肉酱。”

沈江姩心里说:我...我也想把你娘杀了剁成肉酱,但是到底忍住了,倒和孩子没什么仇怨,百无聊赖,问:“为什么呀。”

小说《东宫禁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