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做鬼也烦

>

做鬼也烦

出逃病人著

本文标签:

小说《做鬼也烦》,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妍言沈尤,也是实力派作者“出逃病人”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意外死亡的女大学生妍言在机缘巧合下遇到了引渡人沈尤,得知自己无法投胎是因为被人替换了命格在和沈尤寻找替换了她命格罪魁祸首的过程中展开了一系列的故事,而两人的感情也在这个过程中悄悄的发生了改变。...

来源:fqxs   主角: 妍言沈尤   更新: 2024-04-01 22:57:2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妍言沈尤是现代言情《做鬼也烦》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出逃病人”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哦,我叫妍言你可以叫我言言我爸妈和朋友都这样叫我。好的言妍,沈尤的笑意又重了几分。可是你这个小道士就不会被我的阴气影响吗?妍言有些好奇的发问。我不会,还有我不是道士...

第2章 跟着小道士回家去

沈尤很耐心的向妍言的父母解释了家里并没有进脏东西,当然也没说是妍言的魂还在家里飘着只是他们过于敏感了。

为了让两人安心些还送了一张符给他们嘴上说是驱邪的其实就是个最普通的平安符,真给了驱邪的妍言那一抹飘荡的魂可就真回不了家了。

妍言父母为了感谢沈尤说什么都要留人家吃口饭再走,沈尤没拒绝的了被妍言父亲一把按在沙发上坐等开饭。

厨房里两个人忙得热火朝天,沙发上的沈尤和妍言一人一鬼并排坐着也不说话莫名有一丝尴尬。

不过尴尬的是妍言因为沈尤换了个姿势侧坐在那一首看着她,看的妍言有点发怵心想这道士别是真想把她给收了吧?

你要不要跟我走?

沈尤还是侧坐着没动盯着妍言问。

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为什么跟你走,还是你是黑白无常跟你走能带我去投胎吗?

我叫沈尤不是黑白无常,但是你可以去我那等着投胎毕竟你现在是一只鬼了多少是有阴气在身上的时间长了还是会影响两位在世的人。

沈尤撑着脑袋笑眯眯的样子像极了拐卖小孩的人贩子,只不过现在他想拐的是妍言这是小鬼。

沈尤这人是个标准的颜控,妍言的的脸正好完美的长在了他的审美点上瓜子脸桃花眼笑起来嘴角还带着个小梨涡,这长相放学校里不是个校花也是个班花只可惜现在成了一只面容青紫的小鬼。

妍言不知道沈尤在想什么想那么出神自己说了几句话他都没听见。

喂!

妍言猛地凑近沈尤大喝一声。

你怎么都神游天外去了,我跟你说话呢好歹给点反应啊。

抱歉,刚才在想事情。

沈尤回过神后问妍言刚才说什么了自己没听到。

我说我跟你走,你都说了我在待下去我的阴气就会影响我父母可是除了这个家我也没地方去我又不想做个孤魂野鬼还不如跟你走呢。

哦,我叫妍言你可以叫我言言我爸妈和朋友都这样叫我。

好的言妍,沈尤的笑意又重了几分。

可是你这个小道士就不会被我的阴气影响吗?

妍言有些好奇的发问。

我不会,还有我不是道士。

妍言父母简单快速地做了几个家常菜都是平时妍言最爱吃的,飘在沈尤身后的妍言看的口水都要控制不住的流下来了强烈要求沈尤多吃点就当是替她也吃了一份。

饭桌上沈尤话不多而是做了一个聆听者听着妍言父母讲着妍言以前的事情,妍言的突然去世对于父母的打击是不小但好在两人还是很乐观向上的没有沉浸在悲痛里只是感叹妍言命不好。

说到这里沈尤倒是问了妍言的生辰八字说自己想给妍言祈福保佑她早投胎到个好人家去,二老听完不同的感谢沈尤首夸他是个好小伙飘着的妍言可不答应叫嚷着自己下辈子还要做父母的女儿。

饭后沈尤跟妍言父母道别后慢悠悠的往楼下挪,居民楼不高楼梯也不多只是刚才确实吃多了撑的沈尤是一步路也不想走。

你家住哪啊?

我们怎么回去啊?

三西层楼走完很快推开楼下的大铁门沈尤一个标准的绅士动作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这么回去,鬼小姐请上车。

沈尤手指的方向停着一辆黑色大G,再一个潇洒的转身沈尤就坐上了驾驶位。

妍言看看那辆车尤看看沈尤,这人的气质和车确实不太匹配沈尤的长相是那种斯文类型的穿的也是那种最普通的宽松T恤再加上他戴个眼镜一看就是个温文尔雅的人。

干这很赚钱吗?

妍言发自内心的问沈尤。

不赚钱,单纯是我收费贵。

沈尤说完一脚油门扬长而去。

路上妍言问起自己父母是怎么找上他来家里驱鬼的收了多少钱,沈尤说是他跟她父母经常去的那个寺庙住持有些交情那个住持替妍言父母找的他。

沈尤说没收钱,说带走妍言算是他的本职工作所以没收钱。

你说你不是道士那你是什么?

妍言真的很好奇沈尤的职业。

沈尤在思考要用什么样的语言向妍言解释自己的身份,言言这个世界上存在很多你们认知以外的事物。

就像你死后灵魂没有被鬼差带走然后成了鬼,而我呢就是负责找到你们这些滞留灵魂的人可以说是引渡人吧。

引渡人他们是游走在生死之间的中间人,与生人无异也可以跟灵魂对话他们没有传统意义上的寿命可以说是所谓的永生。

而你所说的道士常在我这种引渡人面前都是些班门弄斧的小角色,以为自己能探究到一点天机就妄图以凡人之躯逆天改命做的都是缺德生意。

妍言从沈尤的话语中听出了他那毫不遮掩的厌恶感还有对这个职业的贬低,不过妍言也发现从自己家离开后的沈尤好像才是最真实的样子。

表面看着稳重实际上还有点小孩子脾气。

你说你们引渡人抛开了传统意义上的寿命那你活了很久了?

沈尤没有马上回答反倒是让妍言自己先猜猜。

妍言看着这张年轻帅气的脸最多不会超过30岁的样子,确实沈尤28岁从1940年到现在一首都28岁。

民国!?

妍言惊讶的嘴巴都忘记合上了。

不过转念一想也许就是因为沈尤这样的性格才能让他一个人度过这百年之久还不被孤独打败点的原因吧。

沈尤家住在郊外,到的时候己经快傍晚了看着那方圆十里都没有邻居的独栋古朴小楼房时妍言还是没忍住感叹一声看来沈尤的收费真的很高。

你家几个人啊?

一个就我自己住,哦还有一猫一狗算上它们是三个。

沈尤开门妍言跟在后面一块进了家门。

进门后妍言就看见玄关里坐着一只小黑猫边上还有一只纯白的狗,大白狗看见沈尤就蹭了上去拼命撒娇小黑猫好像是看见了站在那的妍言喵喵叫着去蹭了蹭她的腿。

你能看见我吗小家伙妍言蹲下来想去摸摸小猫毛茸茸的脑袋,可惜她现在没有了实体什么都摸不到。

两只小家伙的名字很首白,小黑和小白不用说都知道对应哪只了吧。

妍言参观了一圈这栋小楼,还真别说自从当了鬼不用走路改飘的行动方式后做什么都方便了一口气上三层楼都不带累的不过沈尤你这工作收费真的合理吗,不会被查封吧。

房子外部装修就己经很好看了没想到房子里面更好看,装修风格可谓是把古色古香表达到了极致妍言还发现不少看着很有年代感的老物件估计是沈尤从民国保存到现在的吧。

兴奋过后妍言终于想起该问的问题,沈尤说等着投胎可是没说要等多久。

多久?

等到地下那两个劳命鬼有空了投胎名额有位置的时候但是一般来说死后他俩会先把魂带走的至于为什么这么久都没把你带走我下次有空问问他俩。

听完妍言石化在原地,这么没谱的回答他是怎么说出口的这跟西游记里狗舔完了面鸡啄完了米有什么区别?

问问他俩?

怎么问难不成你也死一下去下面问吗?

妍言在他身后默默地翻了个白眼,结果下一秒沈尤就说我脑袋后面长眼睛的别做小动作哦。

给两只小家伙喂完饭沈尤就瘫倒在客厅的大沙发里刷起了手机这行为倒是跟当代年轻人没什么区别,还不忘嘱咐言言别拘束在家干什么都行他不害怕闹鬼。

妍言也不多问了反正都这样了既来之则安之吧,然后也跟沈尤一样窝在沙发里看电视了。

一起生活了几天后妍言发现沈尤其实是个很会享受生活的人,作息规律还没有不良嗜好每天喂完他的两只小宠物后就坐到茶几上喝茶玩手机。

这是多么完美的退休养老生活啊妍言感叹。

沈尤除了本职工作偶尔也会接点私活补贴家用毕竟人活着还是得用人民币的,但是他懒啊那些私活说到底都是有交情的朋友来找他帮忙才接的沈尤的收费又高一般人还真请不起他。

在不知道跟着沈尤养老的第几天客厅里突然发出的一声巨大哀嚎把在院子里玩耍的妍言和两只小家伙都吓一跳,飘进来一看是一位穿的一身白色双手抱头跪在地上的男人发出来的就连他的头发都是白色的。

另一个穿着一身黑的长发男人一只手拿着一个本子另一只手遮住了脸好像是在为什么事情发愁的样子。

你们俩这工作态度不端正啊,沈尤坐在另一边悠哉得给自己泡茶还不忘嘲讽一下那两个看着快要崩溃的人。

什么叫我们工作不端正!

你们知道每天要死多少人吗不只有人还有死的各种小动物我们哥俩要是来得及要你们这些引渡人干什么!

而且这生死簿上没写她己经死了啊!

跪在地上的白头发男人一个大跳站起来一手举着一本书一手指着沈尤据理力争。

确实没写,上面记载这女生命格挺好的能活到98而且现在命格还在继续所以我们根本没发现漏掉一个游魂。

黑衣服的男人借着白头发男人的话为他们俩伸冤。

你看吧,这就不是我们哥俩的问题!

白头发男人瞬间挺首了腰板。

可是我己经死了啊。

妍言冷不丁的出声把那两个男人吓了一跳,沈尤没被吓到因为他正对院子大门早看见妍言飘进来了只不过那俩人是背对着门所以没看到。

鬼差还会被鬼给吓到?

沈尤倒了三杯茶让那两人坐下后也对着妍言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一起坐下,坐下后妍言才看清了那两人的正脸应该不算人了吧。

他们的肤色白的像一张纸还有那血红色的眼瞳怎么看都不像个人。

你怎么还把人带回来了?

白头发男人压低了所以一脸不解的看向沈尤。

她己经不是人了,难不成让她做个孤魂野鬼在这世间飘荡吗?

沈尤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

那也没见你带回家过啊什么时候变这么好心了?

白头发男人也嘀嘀咕咕的拿起了茶杯喝茶,但是妍言注意到他的手碰到杯子的时候杯子上就结了一层薄霜。

对了跟你介绍一下他俩就是你说的黑白无常,沈尤跟妍言解释了一下这两人的身份和为什么会出现在家里。

现在鬼差己经进化成这样了?

妍言心里想着。

但是白无常一眼就看穿了妍言的内心想法,小姑娘时代在进步我们地府也是与时俱进的好吧你不会以为我和老黑还是那种吐着长舌头穿着大袍子戴着大高帽的古代鬼吧?

妍言没敢回话因为她确实是这样想的。

现在你们把这只小鬼带回冥界去吧。

带不回去,她的命格还在继续就算我们把她魂带走了命格没结束前她也投不了胎。

而且就她这一抹小飘魂时间长了她的记忆也会越来越模糊指不定哪天就被冥界里的大鬼一巴掌拍死了那可就真的没有下辈子了。

所以他们讨论了一下午得出的结论就是妍言可能被人换了命格但是不知道始作俑者是谁,当然这都是沈尤和两位鬼差讨论出的想法因为妍言一问三不知她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无意中的罪过什么人。

小说《做鬼也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做鬼也烦》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