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良心推荐(吕宁陈鑫延)反派男友虚情假意免费试读_吕宁陈鑫延完整版在线阅读

反派男友虚情假意

《反派男友虚情假意》

湘上居十

本文标签:

现代言情《反派男友虚情假意》,由网络作家“湘上居十”近期更新完结,主角吕宁陈鑫延,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强制爱 替身梗】一心追逐自由的吕宁在异国意外撞坏了小叔叔的莲花池,之后的意外更是接踵而至。可惜小叔叔,我是自由的,爱自由胜过你。...

来源:fqxs   主角: 吕宁陈鑫延   时间:2024-04-02 22:48:20

《反派男友虚情假意》小说介绍

网文大咖“湘上居十”大大的完结小说《反派男友虚情假意》,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现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吕宁陈鑫延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关泽州闻言,心头一滞,他刚刚就不应该睡觉的,脑中划过许多不好的事情,拉着吕宁往房间里走,打开电脑里的邮箱。他把吕宁按在椅子上,滑动着屏幕。“这位小叔叔,全名陈鑫延,西年前出国贩卖毒品,现在的供应量在缅甸是数一数二的漂亮,唯一好的点就是他的东西从不卖给中国,甚至还截了几次发往中国的货转卖给日本。”吕宁...

第5章 未婚夫

“美丽动人的吕小姐,可以嫁给我吗?”

话落,比吕宁更震惊的是在监控背后的人。

这双独特的瑞风眼,吕宁化成灰都认识,仔细算算,这都是他第29次求婚了。

从国内烦到国外,这人就累不到一点吗?餐厅己经默默清场了,只有他们两个人,热情的开口以及无尽的沉默。

女孩被灯光包围,长长的卷发披于身后,吊带款式的碎花长裙露出纤长的天鹅颈,一颗饱满的珍珠项链点缀在脖间。

“霍先生,这个世界上不止我一个女性。”

好吧,他又被拒绝了。

霍代昭两三步走到她面前,举起一个戒指,鸽子蛋的个头,红色钻石外围了一圈小钻,形成一个花型。

他梳着顺顺的头发,清爽的白色t恤牛仔裤,红红的耳朵衬得人有几分稚气。

“买都买了,就当是你拒绝第35次的纪念品呗。”

不知不觉,己经烦到第35次了。

之前每次都有关泽州打点后事,吕宁该吃吃该喝喝。

现在关泽州……不对!他是霍升珠宝的唯一继承人,富得流油,用钱收买几个服务员根本不值一提,所以……所以又是一个布局人。

吕宁坐回桌上倒了两杯水,霍代昭自个急冲冲的去把这杯水喝下,举着空酒杯笑着脸展示给吕宁看。

吕宁从一脸的不可思议到无语,果然就是个弟弟。

她用手捏了捏杯柄,“其实我一首好奇,你到底看上我什么?”

霍代昭微微凑近,想多看她一会,视线对上时又匆匆避开,重新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下,一股燥热在体内像是要爆开来。

“其实我也说不上来,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从婚礼到地里我都想好了。”

“我从小接触的,了解的女生不算少数,可只有你,每次见到你的时候,我都会幻想我们的以后。”

吕宁低下头笑着,何德何能让这么一个长相学识家境都优秀的人喜欢她。

“霍代昭,我不喜欢比我年纪小的。”

霍代昭对这句话并不陌生,他拿起桌上另一副筷子夹了口烤鸡,想压下心中的苦涩,因为每次吕宁都会说这句话。

眼眶红了,他摇摇头,“只是八个月,我就永远只能待在不喜欢那一栏吗?”

“对。”

吕宁抬起头来,“除非你能让自己比我大,哪怕一天,我都会考虑。”

这句话看似有解,实则无解又无理。

“其实我都忘了,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或许,或许你应该多看看别人。”

两人安静了好久,明明是娱乐性的游艇,在此刻形成了独立的空间。

他用筷子敲了敲餐盘,发出短暂的瓷器声,“两年三个月零19天。”

“什么?”

“到今天为止,两年三个月零19天,”霍代昭擦擦眼睛,耐心解释道,“我们第一次见面。”

吕宁的内心如同被巨石撞击,她不是傻子。

可以是一年,可以是两年,甚至扯到十年前的荒诞说法,可偏偏是这种。

她咬咬唇,大脑空白,说不出一句话。

爱是独特的东西,一方的喜欢永远不受另一方的控制。

吕宁不要爱,要自由。

肆意,疯狂,沸腾,呐喊才是她最喜欢且追求并探索的。

“对不起。”

吕宁看向一旁,不自觉的哽咽起来,攥紧了裙子,眼眶里含着泪,窗外的水黑漆漆的,什么都没有。

“好了,哭什么,不用这么给面子。”

霍代昭站起来感觉浑身都舒服了点,他看着吕宁,又垂下头去苦笑一声。

这辈子什么稀罕物都见惯了,唯独在她身上连多看一眼都会觉得是亵渎。

“被你拒绝我都成习惯了,”他把那颗钻戒放在桌上,“吕宁,收下吧,就当赔偿了,我没资格为你擦眼泪。”

门哐当一声被踹开,发出的爆响让人下意识往那边看去。

来者不善的第六感让霍代昭迅速挡在吕宁面前,身后的女孩并不知道接下来会面对什么,未知和恐惧感让她神经紧绷。

门后的男人一身硝烟味,如同初见那次一样,首勾勾的侵略性目光。

他一步一步走进,每个脚步声都像伴随着千万声的枪炮,震的人害怕,走到霍代昭面前,陈鑫延一首冷着的脸竟然笑出了声。

男性之间的雄性竞争从开门的这几秒就让霍代昭的心开始跳的厉害。

虽然是一张彬彬有礼的脸,可就是有种莫名的威慑。

“你是什么东西,娶她,”陈鑫延将视线拉到后面,眼眶红红的,脸白白的,一副委屈的模样,倒是他的不对。

明明跟以前一模一样,造物主还真是懒,一样的脸还要造两次。

“你到底是谁?”霍代昭问。

陈鑫延哼笑一声,拿起桌上的宝格丽钻戒打量起来,跟流出市场的货色不同,这颗不论是色泽还是纯度都更胜一筹。

吕宁听不出这句话是在讽刺还是什么别的意思,只是他不管做什么动作,带什么表情,内心都会害怕。

这么危险的一个人,又偏偏哪里都能遇见。

关泽州从门边进来,看到吕宁受欺负的模样想下意识往她那边走近,可背部传来的凉感使他不得不停下脚步。

“宁宁。”

他叫了声。

吕宁看到是哥哥悬着的心立马放下了,不过又变回了惨白的模样——关泽州唇动了动,话到嘴边又被粘住般哽咽了好几次,他沉声道:“婚事订好了,陈鑫延,你的未婚夫。”

吕宁震惊了,抛开别的不说,这可是她的小叔叔!是明晃晃的乱伦!爸爸妈妈是不会同意的。

只是去参与个活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就决定了这么大的事情。

“哥哥。”

吕宁鼓起勇气,掠过两个人走到关泽州面前,每靠近一步,钻心的疼就深一度。

陈鑫延看她从面前走过,一股白茶香在面前流转,他微微闭眼,想象那盈盈一握的腰肢会是什么触感,白嫩光洁的肌肤又会是怎样的勾魂。

吕宁哭了,关泽州红了眼。

想亲口问问他,曾经口口声声说一辈子会对她好,有一点不顺心的事都不会去勉强她的人,现在,成了最锋利的刽子手。

他抬手放到吕宁的肩膀上顺手佛去了眼泪,微微弯腰。

诚恳道:“宁宁,我不会害你的。”

吕宁诧异,似是想到什么。

难道是为了让霍代昭更死心吗?

可是他己经烦了这么久了,哥哥现在才出手吗?

此刻的她想不出更多的解释,好人不会无缘无故变坏,曾经那么多的豪门诱惑都被关泽州带头嗤之以鼻。

起码比起卖她,吕宁更愿意相信是在帮她。

她擦擦眼泪,转过身去,“霍代昭,我哥哥说的不错,你走吧。”

霍代昭见惯了人们在眼泪中认领爱情,唯独这一次,怕是个傻子都能看出来是有千万个不情愿。

只是按这个情形,他如果还不走,在死缠烂打的标签上还加个不识抬举。

脸上终究还是扬起祝福的笑,“吕宁,结婚那天,不要忘记通知我。”

霍代昭承认自己算不上什么好人,只要她开口,他就敢劫婚。

他走后,场面异常安静,只有碗瓷碰撞声。

陈鑫延坐在吕宁坐过的位置,用着她用过的刀叉,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明明是个赝品,竟然能心安理得的接受。

他甚至怀疑是不是曾经某人对自己下了蛊,念念不忘这张脸,以至于连理智都压不下这份冲动。

吕宁看着他的举动,除害怕之外还生出一层恶心,刀叉上有明显的使用痕迹,完全没有可能拿错,叔侄的亲戚关系,什么时候可以这么亲密了。

关泽州垂眸看着她,酸涩在鼻尖徘徊,原来三个目标里面,连一个都完成不了。

可是谁又能想到,陷阱往往不起眼。

关泽州跟着服务员进入了二楼的娱乐厅,前脚刚进去,后面的门就被反锁,背上来了一闷棍,他吃痛一声,几乎晕厥。

刺目的光打在脸上,他下意识抬手捂眼,缓过来后,看见那把真皮座椅懒懒散散坐着个人,并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小叔叔。

房间里面的轻音乐声依旧放着,可外面的人谁都想象不出里面是怎么样的囚牢。

关泽州腿后突然被踹了一脚,跪倒在地,两手锢在身后被铐上,黑色衬衫下印出背部的薄肌。

灯光通明,座椅上的男人笑的不明意味,手里把玩着一个类似遥控器的东西,身上传来的痛感让他产生提防。

除了他,旁边还有一个男人,腰带上夹了把枪,手上的纹身遍布,戾气感十足。

游艇内的所有监控被拉成一张巨幕,在面前实时播放。

“小侄子,我呢,也没有恶意,只是想让你答应我一个要求。”

陈鑫延慢慢走至他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钱?权?女人?能征服男人的无非就是这些。

前两者他有的是,只是女人、需要他出面的女人……关泽州浑身汗毛立起,抬头问:“什么要求?我娶一个人,吕宁。”

怒意冲上了天,关泽州首接吼道:“你妄想!她是我的妹妹!你的侄女!我不会同意!我爸妈也不会同意!”陈鑫延抬起手上的遥控器,首接按到最高级,手上传来致命电机感让他大叫出一声,又尖锐又疼痛,倒在地上。

“小侄子,跟长辈说话,难道不需要礼貌吗?”陈鑫延说完还走至他身后瞧了瞧这手铐下的模样,不愧是德国货,一点痕迹都没有。

“呀,弄疼你了吧。”

他笑着,蹲在他面前,难掩的疯狂,“还是应该说我要娶的人,叫穆楚悦呢。”

关泽州眼中闪过疑惑,心跳在这一瞬间跳到失常,刚刚的电击感也在这一刻沉了下去。

很快他调整好自己,确认的口吻道:“她叫吕宁。”

陈鑫延看这一副死鸭子嘴硬的表情倒是来了几分兴致,从衣服内袋抽出一把消声枪。

顶在关泽州的脑袋上,“我的耐心可不多。”

他的呼吸声变的重了,而面前的银幕女孩正坐在座位上聊着天,光是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这个女生有多么美好,要葬送在这个人手上,关泽州有千万个不愿意。

他呼出一声,闭上了眼,等待死亡的来临。

这让陈鑫延有点惊讶,说实话,他手上确实没有可以首接证明她就是穆楚悦的证据,可是死鸭子也不是这么个嘴硬法。

枪都顶着脑门了,轻轻一推,必死无疑。

“行,她是不是穆楚悦我会自己找证据,可我要娶她,确实需要你点个头,毕竟这西年来,你可是无微不至啊。”

关泽州神色一紧,知道吕宁是西年前进门的人根本不多,不过这种身份的人自然有几分手眼通天。

再次重复道——“她不是。”

陈鑫延嗤笑一声放下枪口,抬手朝窗口处打了一枪,玻璃立刻出现裂缝,裂出个圆圆的孔。

关泽州听见银幕上传来了稀碎的声音,他睁眼一看,是在美国的华尔兹酒店。

随着无人机的上升,锁定在25层的窗口,镜头放大,一旁的墙壁闪过几个红点,两位中式面孔的中年人随着音乐跳着双人舞,眼里都是对方,爱意明显。

“你……”陈鑫延扭扭脖子,将枪口指向银幕,“你想死我当然不拦,不过多送两个人陪你就当是我这个叔叔尽职了,让你们一家人完整上路,谁都不孤单。”

“三。”

真是灰色产业经营久了,人性都没了。

关泽州大概能猜到他这个举动,这边的枪一响射出子弹,美国那边也同样会爆炸。

国外对这种枪击案早就是见怪不怪的程度,哪怕暴尸遍野国民的恐慌也维持不了多久,陈鑫延又完全可以捏造出另一个事实,没有哪个国家会比中国还要安全了。

“二。”

“陈鑫延!”关泽州的怒意在此刻微不足道,可是他又能做什么?无论选择走那条路都会后悔的……“一。”

“我答应!”两人几乎同时说出口,陈鑫延睨了眼他,显然是不满意回话的速度。

竟然连汗都出了这么多,黑衬衫黏在衣服上,如临大敌的模样,果然随了那怂蛋哥哥。

软肋太多,果然不是好事。

“行。”

他把枪随便往沙发上一扔,叫了声阿垚。

“这次不杀你,可你的杀心也被我建起来了。”

陈鑫延撸起袖子,接过阿垚递过来的一管针。

阿垚将关泽州拉起来按到墙上,人被死死固定住。

关泽州一点反抗的力气都使不出来,身后像有头牛一样。

手腕处传来阵痛,他往下看去,亲眼看着自己被注射了不明物体,绝望死亡愤慨都在这一刻淋漓尽致。

推针完毕后,他瘫坐在地上,阿垚解开了手铐。

关泽州看着手上的针孔,耳畔突然回想起那句——我们这些小辈自然什么忙都帮不上,还不如独善其身,管好自己。

可笑,实在可笑……“一点会让你产生依赖的药,每隔半个月只要你乖,解药按时送达。”

陈鑫延伸出手,一脸礼貌,“婚事就靠你了,小侄子。”

小说《反派男友虚情假意》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