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苏茴周子扬年下沉沦完结版在线阅读_年下沉沦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年下沉沦

《年下沉沦》

折希

本文标签:

苏茴周子扬是现代言情《年下沉沦》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折希”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文案年下沉沦人设:女主傲娇美丽人间清醒@男主桀骜清冷不解风情云顶山庄,苏茴看着镜子中的男人细碎的黑发很短,峰眉笔骨,手里夹着烟卷在唇边吸了一口,姿态慵懒又凛冽,而后吞云吐雾。李沐问她,“这人你认识?”苏茴用凉水轻轻拍打脸颊,“不认识。”琛氏大楼,短发男人坐在办公室中央的位置,矜贵优雅不怒自威。两人的视线在空气中交叠,明目张胆。Mr.huang小声的问,“秦总,这人你认识?”秦琛手指敲打着桌面漫不经心,“不认识。”蔷薇庭院,满室花开。墨色的真皮沙发上坐着的女孩一袭红裙明眸皓齿,瓷白的小脸未施粉黛眨巴着大眼,秦琛目光灼灼,浓郁的花瓣丝丝凉凉从她的脸颊滑过颈侧,魅惑的声线在暗夜里起伏带着沉淀已久的蓄势待发,“这花是你的,我人也是你的。”说好的不认识呢?前期略带回忆杀,有误会~上联:怎么喜欢就怎么忘记下联:你若安好便互不干扰横批:绝无可能一句话简介,装腔作势二人组双双打脸的故事立意:喜欢大概就是,想要得到更多的你标签:破镜重圆 情有独钟 双向奔赴 天之骄子...

来源:fqxs   主角: 苏茴周子扬   时间:2024-04-02 23:03:41

《年下沉沦》小说介绍

苏茴周子扬是现代言情《年下沉沦》中出场的关键人物,“折希”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周一,天空如洗,阳光明媚苏茴把刚买来的紫薯三明治放在隔壁桌的电脑前桌子的文件资料上挂着工作牌,上面的白底衬衣的照片下,写着英国皇家设计学院实习生:闻静九点钟的时间刚过,闻静略带炸毛的头发出现在设计部十楼,然后准确的落座她看了看桌上的三明治,咬了一大口笑呵呵的比了个大大的爱心苏茴是喜欢这个跟她同一天进入公司的女孩的朝气蓬勃,即使被Adela骂...

第3章 送程服务

包厢VIP001,周子扬和秦琛推门而入。

屋子里面很黑,但是还能依稀的看见包厢被装饰过的痕迹。

秦琛不知道他们这些无聊份子意欲何为,“你们搞什么?”

周子扬卖了卖关子,“等下你就知道了。”

随着话音刚落,侧面的墙壁亮出流线型星星点点的小灯,灯光映衬下唐筱推着一个小蛋糕,蛋糕上面用奶油雕刻的白色婚纱和黑色礼服栩栩如生,这款意大利高级工匠精雕细琢的艺术品,RMB520万,当然里面藏着一副钻石对戒,静等主人翁的采撷。

唐筱笑脸如花:“阿琛,生日快乐。”

然后周边响起了掌声和口哨声。

秦琛看了看蛋糕上金色的蜡烛,是啊过了今夜他就28岁了,这两年好像过的特别繁忙,繁忙之余又觉得特别漫长。

“谢谢。”

秦琛嘴角微提想起周子扬的话。

“你喜欢就好,等下整点我们一起切蛋糕。”

唐筱垂下了眼眸,看着眼前男人俊郎的眉眼,这样就好,让我一点一点的靠近你。

周子扬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对包厢里的人说,“大家可劲儿造啊,今晚秦二少包场了。”

秦琛也难得的放松了下心情,“嗯,大家随意。”

包厢里顿时人声鼎沸,夏晴站在唐筱旁边挑了挑眉说,“筱筱,今天有戏,等会我拉他们早点撤!”

唐筱抬头看了看坐在沙发上气定神闲的男人,但愿如此。

秦琛和周子扬,齐暄坐在桌前,一派闲散的模样。

周子扬对齐暄说,“唉,死心塌地呦,怎么没姑娘对我这么死心塌地。”

齐暄扒拉了两眼手机里的花花绿绿的线条起起伏伏,“你能十年如一日的守身如玉,也行。”

周子扬一听要守身如玉立马说道,“那可不行,小爷我可不打算孤独终老!

刚才还看见个飙车的美女呢,正的很,也在咱山庄。”

齐暄听着见怪不怪,“那你这个行动派坐在这儿干啥。”

周子扬难得一本正经的说,“我刚才查了车牌号,车主是个男的叫乔什么鑫的,这一看关系就不一般,我可没有那饥不择食。”

周遭乱哄哄的,气氛烘托的热闹,秦琛晃了晃手里的酒杯,未语。

-李沐和苏茴出来的时候,苏茴还摇摇晃晃,李沐扶着她,“真没看出来,王景龙这么贼眉鼠眼。”

苏茴拍了拍有点发晕的脑袋捋了捋打结的舌头,“你这什么眼光,我…从容城杀过来你…以为我…容易的。”

李沐叹气,“我这不是才看出来吗,平常他一副老好人的样子,每次开会都给我们讲梦想啊执着啊努力啊什么的,我以为他人肯定靠谱。

而且人女朋友是夏家大小姐有钱有势,他对他女朋友好的呀那叫一个百依百顺有求必应啊,谁知道就是个好色的凤凰男。”

苏茴摆了摆手,舌头打结她一句话断成好几句,“包…你拿了…没?”

“那不太假了,我就拿了手机车钥匙塞兜里了,包等会让这儿经理存起来明天我来拿。

要不是老娘还得在他也底下讨生活,真想一巴掌呼到他脸上。

我去趟洗手间,你在这儿等我。”

“嗯。”

苏茴点了点头,坐在门口的小沙发上。

旁边的洗手池和玻璃被擦的晶晶亮,她缓慢的移过去,低头准备打开水龙头,咦?

这水龙头哪去了?

她伸出的手不明所以。

犹豫之间,旁边伸出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在水池前方的感应处晃了一下,水池侧面的小孔里喷出一注水流,水流流出的时候后面还带起一股袅袅青烟,似有高桥流水之境,苏茴不禁感慨这高档山庄就是高档连洗手池都这么高大尚。

“谢谢啊~”苏茴语气里带着懒懒的尾音,她把刚才搭在王景龙肩上的手伸进水池就着水流使劲搓了又搓。

那人从身旁擦肩而过,堪堪滑过自己的一侧。

苏茴弯着腰被凉水冲的顿时真的想吐了,又像是被呛了一下眼睛里面蓄满了水珠。

她猛的抬起头咳了几声,侧面的装饰镜里映出一张男人的脸,细碎的黑发很短,峰眉笔骨,黑眸透过镜子看向自己,手里夹着烟卷在唇边吸了一口,姿态慵懒又觉得凛冽,而后吞云吐雾。

李沐从洗手间出来走了过来偷偷往后睨了一眼,“你认识啊?”

苏茴低下头又捧了一手的凉水轻轻的拍着脸颊,舌头还有点打卷含含糊糊的呢喃,“不认识。”

再起身,身后就只有米色的墙面古色古香。

李沐看她,“不认识就不认识呗,你在这雕塑小花池前干嘛呢!”

“……”-秦琛从外面进包厢的时候,夏晴带着一行人准备要离开了。

他越过沙发自顾自的对周子扬和齐暄说,“刚才碰见京建的王副总了,说了会儿话。”

周子扬和齐暄西眼迷茫,“哪个王副总?”

“王景龙。”

“就在2022的门口。”

周子扬和齐暄还是一脸迷茫,名字好像在哪听过,但是京建的不是贺总吗?

副总姓魏姓邱,哪有姓王的。

更何况秦琛这过目不忘的脑子,从来不会记错人。

门口站的一群人一溜烟的消失的无影无踪,喧嚣的包厢顿时安静下来。

齐暄问,“这怎么了?”

他不爱管闲事,但周子扬却是个百事通。

他喝了一口酒嘴巴吧唧吧唧首响,“某人玩了一手的金蝉脱壳。”

当然还有一点借刀杀人他周子扬不知情。

秦琛拿起了沙发上的黑色外套,“我先走了,你们随意这两间房的账都挂我头上。”

周子扬和齐暄看着秦琛说走就走的果断,两人对视一眼,你这男主角都走了我们还有留的必要吗?

-此时,夏晴己经一脚踹开了2022的大门。

屋子里嘻嘻哈哈的一群人顿时傻了眼,外带卡座上的三个穿吊带的黄发女人,靠在王景龙两侧,其中一个还端起酒杯跟王景龙来了零距离接触的交杯酒。

夏晴是夏家的大小姐,脾气是蛮横惯了的,看着眼前的场景不禁吼道,“王景龙!

你不是说你开会去了吗?

你在这干什么!”

王景龙一看夏晴来了,立马改变高高在上的态度一副委曲求全的样子也闪瞎一众人的眼睛,“没有宝贝儿,临时取消了,这不正好谈点儿别的事情就来这儿了,正准备回去呢。”

沙发上的三个女人看见眼前的状况窃窃私语,站起来准备要走,夏晴想起她们三个靠在王景龙的肩膀气儿不打一处来,拿起桌上的酒泼了上去,酒水撒了一地。

其中一个女孩儿娇嗔的说道,“王总,你看啊?”

其实她们也都见怪不怪了,一般情况下男人会先哄两句。

过一会儿忍无可忍,立马发飙。

可是他们不知道眼前的这位可是王景龙的金主妈妈。

“说什么呢?

你们赶紧滚。”

王景龙疾言厉色,转而对夏晴温柔以待,“宝贝儿,我错了,会议临时取消了,我就该第一时间告诉你。

我本来想着和这些个朋友好久没见了,聊一聊工作上的事儿。

最近工作压力挺大的,我也不想让你烦心。

这不马上你该过生日了吗?

找几个女生问问,最近流行什么,女孩子喜欢些什么,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别生气啊。”

夏晴吼道,“王景龙,你是不是觉得我傻?

还敢拿这几个货色跟我比,你也不睁开眼睛看看你身上的哪样东西不是夏家的,你怎么还有脸当着我的面撒谎。”

王景龙急忙解释,“是我不好是我不好,那几个货色算什么东西,怎么能跟我的小宝贝儿比。

会议临时取消我就该第一时间回家的,是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王景龙身上带着酒气与几个女人劣质的香水味,想起刚才他跟那几个女人调笑的模样,夏晴气的肩膀发抖。

唐筱看了一眼夏晴对旁边的人说,“把门关了,去给夏伯伯打电话,让他现在过来。”

后面的众小弟一看情况不妙,立马开始哭天喊地的解释,本来就是你吃肉来我喝汤的事,这回连有命喝汤没都不晓得。

唐筱作为大家族里长大的女孩深知人性背后的晦暗,她对其他人说,“你们还知道些什么,若说的都是事实,今天的事便既往不咎。”

王景龙一听更是吓得一屁股坐地上了。

-李沐扶着苏茴走向花园停车场,路过大厅时对前厅服务人员说,“花园停车场里黑色777的车需要送程服务,地址澜庭公寓,谢谢。”

前厅小哥面带微笑,“好的,马上派人过去,您在车上稍等一会。”

等到终于把苏茴放到座位后排,李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出门在外还真是不容易。

约摸几分钟后,一个短发男人拉开驾驶座的门坐进去,李沐的声音从后排传了出来,“鄢陵中路的澜庭公寓,谢谢。”

前面的人闻声起步,汽车稳健的开出去。

李沐不禁抬头看了看前排的不动声色的高大男人,怎么觉得有一点面熟,仔细一看这不就是刚才走廊吸烟的男人吗?

不是她记性好,只是因为这个男人的眉眼太过出色。

车子在路上匀速行驶,一车寂静,迷迷糊糊的李沐都觉得自己快睡着了。

车子穿过澜庭公寓门口的减速带驶入门口暖黄色的灯带和长圆形的喷泉,最后进入地下车库。

澜庭这套房子是李沐前两天刚刚替苏茴租下的,位于市中心,交通便利。

车位是临时的所以离电梯口略微偏远,她看着车子逐渐停稳,对前面的人说,“车就放这里就行,谢谢。”

短发男人下了车自发的打开了后排的车门,苏茴还躺在李沐的身上不知道咿咿呀呀的说些什么。

李沐看着站在车前的准备探身而入男人,再看看身上女人裸露的肩膀单薄的小裙,“谢谢了,我们自己能上去。”

短发男人置若罔闻,拿出了刚才放在副驾驶的黑色风衣弯腰将衣服扔在苏茴身上,没错还真是扔,幅度虽然小可是也略微带风。

李沐愣了一下能感觉微风带动苏茴两侧的头发拂过她的脸颊。

“你出来点。”

这大概是李沐这一晚上听见短发男人的唯一一句话,莫名的还带着不容抗拒的威严。

李沐往外面动了动,腿也确实压的麻了,短发男人弯腰深入,也幸亏这车足够大,要不然想从后排抱一个人也还真不怎么容易。

短发男人将苏茴身上的黑色风衣裹得严严实实的,风衣从脖颈处首接遮到膝盖,只能看见苏茴露出的一颗小脑袋,他弯腰轻轻一抬身便抱起了她。

从李沐的角度看只能看见她小小的脑袋靠在他的肩头,另一侧纤细的小腿随着男人的走动而轻轻摆动。

此刻苏茴靠在男人的肩头乖巧安静的不行,一反刚才在车里咿咿呀呀的状态。

李沐垂了垂有点麻木的腿下了车,不禁感慨,这一掷千金的高档山庄就是不一样,服务周到的你都无话可说,竟然还能考虑到男女授受不亲这样的细节,必须得五星好评!

李沐下了车拢了拢自己的领子,夜晚的空气还真有点凉。

小说《年下沉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