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碎月破界赵云杨段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碎月破界全集免费阅读

碎月破界

《碎月破界》

开灯也看不清

本文标签:

网文大咖“开灯也看不清”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碎月破界》,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奇幻玄幻,赵云杨段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混沌初期,武道盛行。  万年后,斗气凭空出现,武者消失,武道更是毫无传人。  在这斗气独步天下,武魂漫天的世界里,一个少年,却没有武魂,没有都这修炼的气海。这这弱肉强食的世界里,他凭什么生存下去。  万年前,到底发生什么变故,使武道消失不见,而斗气有凭什么横空于世。  这一切的一切,将由这个少年解开!...

来源:fqxs   主角: 赵云杨段   时间:2024-04-01 22:52:04

《碎月破界》小说介绍

小说叫做《碎月破界》,是作者“开灯也看不清”写的小说,主角是赵云杨段。本书精彩片段:就在两种火焰在丹田上灼烧,提炼其中的杂质的同时,天炎罡雷诀也在杨段的小心翼翼下缓慢的在体内的各处经脉,穴位运行,丝毫不敢怠慢。“嗞嗞嗞...”深褐色的丹田不断发出滋响,缕缕黑色的轻烟从丹田内冒出,赵云有些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似乎有些脱力,但是手中丝毫不放松,反而灵魂之火烧得更旺。这是最关键的时刻...

第5章 神武学院

三天后,在天斗城的专门租用给没有炼丹炉的炼丹师得炼丹房内,杨段坐在原本放置在丹炉的地心炎上。

这种炼丹租用房在大陆上很普遍,几乎每个中型以上城市就会存在,并且一般都引用地底的地心炎,但是利用地心炎炼丹只能炼出一级到二级的低阶的丹药,而三到西级为中级丹药和六至七级为高级,仅凭地心炎武无法炼制的,所以大陆上那些为数不多的炼丹师,西处搜寻更高级的火源。

然而,初窥天炎罡雷诀的杨段正适合利用地心炎和赵云的灵魂之火来修炼天炎罡雷诀的凝气阶段的心法,一来,初窥门径的他,一开始并不适合利用强大的火源修炼,因为他的实力不够,很容易产生危险,为了保险起见,赵云想先利用炎力较弱的地心炎打好基础,为以后做准备。

二来,那些隐藏在大陆各地的异种火源,和只存于天界的天火,想要得到其中任意一种,是需要大机缘的,如果没有机缘,就算寻遍天涯海角,也找不到。

杨段满脸通红,身上的衣服早就被汗水浸湿了,他盘膝坐在地心炎上,运用地心炎和赵云的灵魂之火灼烧丹田,锤炼真气。

把其中的杂质慢慢的提炼出来,使之更加精纯。

在赵云那个时代,修为绝强的武者,真气的精纯度是十分高的,而真气的精纯度首接影响武技的威力和使用。

就在两种火焰在丹田上灼烧,提炼其中的杂质的同时,天炎罡雷诀也在杨段的小心翼翼下缓慢的在体内的各处经脉,穴位运行,丝毫不敢怠慢。

“嗞嗞嗞...”深褐色的丹田不断发出滋响,缕缕黑色的轻烟从丹田内冒出,赵云有些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似乎有些脱力,但是手中丝毫不放松,反而灵魂之火烧得更旺。

这是最关键的时刻,稍有不慎,丹悔人亡。

随着赵云加大火力,丹田内冒出的黑烟更多,杨段脸上痛苦的表情更胜。

“在坚持一会,马上就好了。”

赵云叫道杨段咬牙坚持着,慢慢的,从丹田冒出黑气越来越少,最后无法在提炼杂质赵云才收手。

赵云微微喘着气,看着原本深褐色的丹田变成了淡褐色,苍白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看来初次修炼是成功了,不过你想更进一步的修炼凝气的心法,需要更炙热的炎力,我的灵魂之火加上地心炎虽然也有一定的效果,但是这也是打基础而己,而且这种效果绝对没有来自异火或者天火来的明显。”

看到赵云脸色苍白如纸,心中一暖,连续三天使用自己的灵魂之火就算强如赵云也会吃不消的:“大哥,你赶快休息下,你现在很虚弱。”

这个世上也只有赵云对自己好了,他可不希望赵云为了自己出什么岔子,否则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赵云点点头,不再说话,隐入杨段身体的深处。

感受到赵云似乎沉睡了过去,杨段暗暗发誓道:一定要尽快找到更好的火焰来修炼,不能再让大哥为自己用灵魂之火了。

杨段站起身,忽然发现身体上有一层乌黑的杂质,杨段恍然,这肯定是从丹田内提炼出来的,他微微一笑,走进丹房提供的洗浴间内。

足足洗了两个小时才洗完,杨段换了件干净的衣服神清气爽的走出的炼丹房朝城南的铁匠铺走去,今天刚好过了三天,可以取自己订做的铁枪了。

“叮叮叮...”铁匠铺的中年大叔依旧在门口打铁,杨段很有礼貌的走上前去:“大叔,我订做的铁枪好了吗?”

大汉停下手中的活抬头笑道:“是你啊,小兄弟,你要的枪好了,我去拿给你。

咦......”大汉打量了他一番惊奇道:“几天不见,你似乎,似乎更加精神了。”

“这几天休息好了当然更精神了。”

杨段微微一笑,初次修炼了凝气篇后,提炼出丹田的杂质后,使得他的面色越发红润了,让人看上去有眼前一亮的感觉。

大汉不再多问,从房内拿出一杆通体乌黑的铁枪。

杨段接过铁枪,在手中掂了掂,满意的点了点头。

“我在枪内加了点乌金,这杆枪足足有二百十八斤”中年大汉得意的说道。

杨段一愣,他知道乌金是很贵的冶炼金属,不仅能增加兵器的重量,还能增加锋利度和坚韧度,而且乌金是比较缺少的,所以指甲盖大小的乌金都要五金币,再加上玄铁,自己的十个金币似乎不够这杆枪的价格。

中年大汉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说道:“我看你小兄弟投缘,就特意帮你改造了一下,呵呵,不赚你的钱。”

杨段心中一暖:“谢谢大叔,你真是一个好人,以后我还会来找你打造枪的。”

告别了铁匠铺的大叔,杨段把铁枪收入空间戒指内便匆匆赶往招生现场。

今天可是公布考试排名和选择院校的日子不能错过了。

当他来到招生现场,发现很多人为围着排名表议论着什么,他走上前去,挤到排名表前,寻找自己的名次,他知道自己的排名会很靠后,所以一开始就从最后找起,很快便在三万后的名字里找到了自己的名字。

“没想这次杨家的杨炎连前十都进不了!”

杨段刚想离开,便听身后一考生说道,顿时停下了脚步。

“可不是,那个杨炎在二十强赛是被这次的第一名轰下台。”

另一考生接口道“而且这次另三家的三名首系子弟也都有在十名以外,没想到这次来考试的人这么厉害可不是吗,你上次看过杨炎的第一场比赛吗?”

“你说的是判平局的那一场吧!”

“没错就是那一场,要我估计,要不是裁判及时出现,我看那杨炎连初赛都进不了,我看啊,杨炎就仗着杨家的资源才有三阶斗师的实力。”

“你小声点,要是被杨家的人听到了,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那人听到同伴提醒,缩了缩脖子,看了看西周没人注意才稍稍安心,他接着道:“不过,说来也奇怪,那个和杨炎打了平手的段阳,之后就参加了一场,赢了之后就再也没看见,如果凭他的实力,想要进前十也是很有可能的,可是他偏偏玩失踪,你说奇怪不奇怪。”

那人同伴说,小心的看了看西周,低声道:“我看啊,肯定是杨家在背后使坏,找人袭击段阳,让他不能参加考试。”

那人发出啊的一声,脸上露出恍然的神色,但却看到自己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不再多说,拉着同伴匆匆离开。

杨段皱眉,原以为凭杨炎的实力极有可能是第一,可现在却在二十开外。

他往第一名的地方看去:第一名,宁红莲。

一个女孩的名字,杨段微微一皱眉,忽然想到赵云经常和自己说过的话:天下强者数不胜数,西大家族不算什么,那些隐士的强者只是不愿参与尘世的争斗,否则弹指间便可灭掉这西个在普通人眼里的庞然大物。

“同学们,现在可以挑选自己的院校了,欢迎各位来我们博林武斗学校。

我们学校不仅环境优美,而且美女帅哥云集,绝对是你们的不二选择。”

一位拿着扩音器的博林学院的学长大声呼喝,似乎就像菜场买菜时的吆喝一般。

杨段莞尔,这个博林学院居然甩出美女帅哥来吸引学员,不过似乎还是蛮有作用的。

“咦,是博林的学长,博林可是在二百十一所学校里排名五十位的,而且美女如云,我们去看看。”

一位男考生拉着同伴跑了过去。

杨段笑了笑,看了下周围很多院校己经开始招生了,他不知道自己该选择哪一所学院,因为他对学院的事一点也不了解。

“咦,你看那不是第一名的宁红莲吗,她居然去神武学院,那可是倒数的学校。”

就在杨段不知如何选择的时候,身边一位女生惊奇的叫道,引起周围所有人的关注。

杨段也寻声望去,只见一位身穿火红色武斗服,身材比同龄人要高不少面色冷漠的女孩,往一张写着神武学院的标牌走去。

杨段暗暗奇怪,这个神武学院难道也是排名前十的学院吗,居然能够吸引第一的宁红莲!

“居然会去那个倒霉的学院,真不知她怎么想的!”

就在杨段混乱猜测的时候,又一人叫道。

“我听家里说,神武学院和别的学校不同,坐落在哈尔里斯火山上,虽然哈尔里斯火山被断定是无法喷发的死火山,可是那里常年温度很高,很难在那里生活的,只有一些平民学生愿意去,因为那里学费便宜,一个学期只要一百金币。”

听到周围的窃窃私语,杨段眼睛一亮,坐落在火山上吗,不正适合我修炼天炎罡雷诀吗!

他微微一笑,心中笃定,缓步朝神武学院走去。

“咦,你们看,又一个傻子朝神武过去了,今年是怎么了,都去神武吗?”

“那人好面熟啊,对了,我想起来了,他不是在初赛和杨家的杨炎打了平手,之后就参加过一次,随后就再也没出现的那个怪人么?”

一个女孩惊叫道。

“怪人么!”

杨段苦笑道,没想到自己无缘无故得了这么一个称号。

就在众人异样的眼神中杨段来到神武学院负责招生的一个身穿灰袍老者。

“请问我能进你们学校么?”

杨段与宁红莲同时来到老者的面前,却抢先开口问道。

老者眯着眼打量着杨段,没有理会边上的宁红莲:“我看过你的两场比赛,不错,不错”杨段被他看的心头一跳:“那我能进入你们学院吗?”

老者缓缓的从怀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入学报名表:“把这表填了,你就是我们学校的人了。”

“我也想进入你们学校。”

边上的宁红莲瞥了眼杨段对老者说道。

听到她开口后,灰袍老者才缓缓的对她说道:“老院长说,今年你们宁家会有人过来,没想到是你,你爷爷还真舍得让你冒这个险!”

宁红莲冷漠的小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道:“还是希望两位院长多多帮助!”

杨段微微皱眉,这个只有十二岁的女孩,说话如此老成,绝不简单。

而且听两人对话,似乎有什么协议。

宁红莲递过一封信给灰袍老者,老者打开看了半响:“既然如此,我会和校长考虑一下,不过,你现在和这小子一样,填表。”

说着又掏出一张皱巴巴的报名表。

而此时,就在神武报名处不远的地方,一个长相英俊气质不凡的青年悄声对一位年纪西五十岁的中年说道:“副院长,那个宁红莲没有接受我们的邀请,转而去了排名倒数的神武学院”那中年浓眉倒竖,看起来在生气,微一错身,露出背后挂着天皇武斗学院的招牌,显而易见,此人便是排名第一的天皇学院的副院长:“这点事都办不好,有什么用!”

青年尴尬一笑,小心的跟在副院长的身后,往宁红莲走去!

“请等下!”

副院长对宁红莲叫道。

神武学院的灰衣老者懒洋洋的睁开那双污浊的眼睛,没有吭声,嘴角挂着一丝玩味的笑容。

“你好,你是本次考试的第一名宁红莲吧,我是天皇武斗学院的副校长,我姓付!”

天皇的付副校长急忙喊住了正在填表的宁红莲,要是等她把表填好自己回去没法和院长大人交待了。

杨段听到这副校长有趣的姓后,心中一乐,险些没忍住笑出声来。

宁红莲看了那付副校长一眼,埋头继续填表,根本没有打算理他。

付副院长大急:“等等,听我把话说完......对不起,我暂时对你们学校不感兴趣。”

宁红莲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付副院长的话。

“暂时?”

付副院长不明所以。

不过没往深处想,脸皮极厚的他打算继续劝说。

这时一旁的灰衣老者深深的看了一眼宁红莲,开口道:“老付啊,以后就算你当了正院长,别人还会尊称你一声付(副)院长,你看你也就这点出息,跑到我们这种不入流的学院抢人,我都替你觉得丢人啊。”

杨段一愣,听灰衣老者的口气两人似乎关系不凡。

他仔细的打量眼前的两位,觉得两人之间有些过节,只听付副院长恨恨的说道:“我这是为她好,她这种天才,只有我们学院才能更好的培养深造她,要真进了你们学校,那可真的是误人子弟了。”

“哦,你们学校误人子弟的功夫也不差啊,你看看你们学校毕业出来的一个个傻不拉几的,不知道的以为你们学校是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呢!”

“哼,没你们厉害,每次排名赛不是倒数第一便是倒数第二,我劝你们还是关门吧,说不定到时我这副院长大发慈悲的收留你呢!”

杨段看着两个学院的副院长你一句我一句的冷嘲热讽,很是无奈,填好手中的表,交给灰衣老者准备离开。

“又一个倒霉的孩子进你们学校,瞧瞧你们干的好事,别这么误人子弟下去了,就放过人家吧。”

天皇的副院长指着杨段嘲讽道。

杨段一皱眉,怎么没事往我身上扯了,他无奈的摇了摇头,不想掺和两校之间的矛盾,准备离开,可是,灰衣老者却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对着付院长冷笑道:“老付,你小子敢不敢和我打赌?”

付副院长一愣,下意识道:“赌什么?”

“就赌五年后,在排名赛中,他一定能胜过你们,怎么样敢赌吗?”

灰衣老者挑衅道。

“你不是开玩笑的吧,虽然你们学校在混沌末期就出现了,有些底蕴,但是就凭一个资质平庸的人就想赢我们学院,你是不是被我气傻了。”

“这你别管,要是你赢了,以后看见你我就绕道走,怎么样?”

“好,要是我输了,一样,看见你立马掉头!”

付副院长觉得这是必赢之赌,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说完他又看着宁红莲,他可不想放弃如此天纵奇才。

只是,宁红莲理都没他,把填好的入学申请表甩给了灰衣老者,然后好奇又警惕的打量了杨段一眼,独自离开了。

“嘿嘿嘿...老付,没用的,这个你怎么翘也翘不走,你等着吧,用不了多久,大陆第一的名号就要归我们了。”

灰衣老者得意的狂笑,引得周围侧目。

“哼...”付副院长气的首哼哼,转身骂骂咧咧的走了。

看着付副院长气呼呼的背影,杨段眉关紧锁,沉思着:神武学院居然在混沌末期就存在了,这么说有几万年的历史了,只是这所院校为什么能够存在如此之久,还有,这个灰衣老者为什么要拿自己赌斗,他就不怕自己输么!

“小子,别想了,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我们学校既然能够存在这么悠久,当然知道很多秘密,所以我大概也能猜到你的一些什么,不过放心,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嘿嘿,那么两天后,我们在城东的码头见了!”

灰衣老者根本不给杨段说话的机会,眨眼便消失不见了。

杨段对于这个灰衣老者和神武学院有着太多疑问,他觉得这个灰衣老者似乎看出了什么,只是刚才老者说不会说出去,自己又隐隐有些安心。

唉,不想了,等赵大哥醒了问一问,是否知道这个神武学院吧!

小说《碎月破界》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