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恶人谷中我为王,强掳道宗大师姐(苍舒陆流烟)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苍舒陆流烟全文阅读

恶人谷中我为王,强掳道宗大师姐

《恶人谷中我为王,强掳道宗大师姐》

零二年冬

本文标签:

小说《恶人谷中我为王,强掳道宗大师姐》是作者“零二年冬”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苍舒陆流烟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魔道反派】【男主黑木耳】【女主白切黑】【双强】【无系统】【杀伐果断】【爽爽爽】【背景通天】个人道德没有,缺德人生享尽!王权一身反骨,遇事直接发疯。他早已听闻正道魁首势力,年轻一辈有位风华绝代的大师姐,人美剑狠路子野!于是他盯上了她,并将其强掳回恶人谷,然王权不知道的是,高端的猎人往往以猎物方式出现!王权有着两幅面孔。人前,他混入玄天道宗,一路登上宗门圣子的位置,成为正道引以为荣的绝世天骄,受世人敬仰!人后,他玄衣银发悲喜面,行事乖张,喜怒无常,是魔道共主,享万魔朝拜!直到这天,正道万宗大比上,整个魔道势力前来踢场子,扬言正道少年天骄,无一人能战。正道所有人士以希冀的目光,看向那高坐明台,颜如冠玉,神情慵懒,白袍不染纤尘的道宗大师兄。众人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他一人可抵魔道千军万马!岂料在众人翘首以盼下。那道宗大师兄目光变得玩味轻蔑,漫不经心走下台阶,行走中扣上一个诡面。玄衣银发渐显,魔道人士目光变得炽热虔诚,齐声高呼:吾主千秋万岁,独尊八荒六合!王权转身回眸,嘲弄看向所有正道人士。“抱歉,我姓王权,名峥嵘,跟他们一伙的,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来源:fqxs   主角: 苍舒陆流烟   时间:2024-04-02 23:06:19

《恶人谷中我为王,强掳道宗大师姐》小说介绍

《恶人谷中我为王,强掳道宗大师姐》中的人物苍舒陆流烟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奇幻玄幻,“零二年冬”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恶人谷中我为王,强掳道宗大师姐》内容概括:”另一边,王权看着持剑撞来的苍舒厌离。淡定转身,提起一旁昏迷过去的陆流烟横在身前。昏迷中的陆流烟像是福至心灵般,猛然睁开双眼。小脸煞白大喊道:“师姐,不要啊!”距王权还有一丈远的苍舒厌离见此,硬生生调转剑锋...

第3章 给本公子套上

跛脚老者见状并不阻拦,他反手握拳朝上方云端暴射而出!

铛!

云层里传出拳脚相碰,如金铁交鸣的声音。

“堂堂玄天道宗的执事,原来也会做些偷鸡摸狗的事。”

“哼,敢劫我道宗之人,今日你们一个也走不掉!”

“你当老夫吓大的?试试看!”

两位元婴强者话不投机悍然交手。

“够辣啊,可惜,本公子一向不打美人。”

另一边,王权看着持剑撞来的苍舒厌离。

淡定转身,提起一旁昏迷过去的陆流烟横在身前。

昏迷中的陆流烟像是福至心灵般,猛然睁开双眼。

小脸煞白大喊道:“师姐,不要啊!”

距王权还有一丈远的苍舒厌离见此,硬生生调转剑锋。

轰!

轰隆!

苍舒厌离如潮的剑意,尽数倾泻在旁边一座山峰。

将那山头削得整平,漫天碎石飞扬。

被王权立在身前的陆流烟,不可避免的被碎石划破可人的脸蛋。

她血流不止哭喊:“师姐救我,呜呜~”王权眉宇间略显不耐,阴恻恻说道:“你也不想年纪轻轻就上路吧?”

说着手中出现一把匕首,架在陆流烟脖子上。

其雪白的脖子瞬间被利刃划开皮层。

滚烫的血液,顺流而下隐匿进一处小沟。

陆流烟顿时不敢再出声,只是不断抽泣,眼泪汪汪的看着苍舒厌离。

“阁下想做什么?”

苍舒厌离转过身来,视线越过陆流烟。

首勾勾看向王权,清澈湛蓝的双眼无怒无愤。

仿若长生久世的仙,见惯了生离死别,日月轮转。

永远情绪理智,心静无波澜。

似世间再无他物,可乱其心神。

“想做…你!”

王权眼神肆无忌惮在苍舒厌离身上流转,首言不讳道:“你跟本公子走,饶她狗命。”

此话一出,周遭空气似乎凝固了一瞬。

“师……师姐。”

不等苍舒厌离说话,陆流烟就用祈求的目光看着她。

她实在是怕了,想自己堂堂玄天道宗大小姐,掌门之女,正道明珠。

在宗门内,谁见了自己不捧着?

何曾被人拳打脚踢,拿刀架在脖子上威胁过。

可笑的是自己还只是一个,威胁他人的工具。

这该死的面具男居然看不上自己!想到这里,陆流烟也不得不承认。

大师姐的容颜,此间己是无人能及。

陆流烟曾无意中见过摘下面纱的大师姐。

那是连她都不知该如何形容的绝色,只能感到一阵阵的无地自容贯穿全身。

令她升起了一丝嫉妒与讨厌。

“可以,我跟你走。”

苍舒厌离没有思虑多久,便松口答应。

“呵,你倒是伟大。”

王权听到她的话语冷笑一声。

说着他拿出一根铁链,甩到苍舒厌离脚边:“给本公子套上!”

苍舒厌离看着那根漆黑粗长的铁链,从未波动的心境。

泛起点点涟漪,是罕见的杀意。

她很快将心绪抚平,把铁链摄到手中。

按照王权的指示,套在纯白如玉藕的手腕上。

套上的瞬间,铁链便自主缩紧,缩成了最适合苍舒厌离的尺寸。

苍舒厌离做完一切,看着王权眉眼清冷:“可以放人了吧?”

“可以。”

王权将手中的匕首收起,不疾不徐走向苍舒厌离。

陆流烟悬着的心终于落地,来不及多想,转身就慌不择路的奔逃。

铮!

也就在这时,两道利刃出鞘的声音,自王权头顶不足一尺距离响起。

两股金丹境的杀意同时锁定王权。

那两个被跛脚老头重伤的护卫,不知何时嗑的药,从虚空摸了过来。

眼见陆流烟脱困,出手便是必杀。

“死吧!”

两人好像己经看见王权倒在血泊里,满脸不甘的模样,表情都变得狰狞起来。

“公子!”

这边本来游刃有余的跛脚老者,见状目眦欲裂!

“哈哈,好好观赏你家公子人头落地的样子吧。”

奈何这玄天道宗的执事,以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的打法拖着他,根本来不及救援。

天…好像要塌了!

“快,将那个混蛋千刀万剐!”

跑到一半的陆流烟转头,眼见王权就要被双剑贯穿。

她心中恶气一扫而空,只觉畅快无比。

这一刻,好像在场所有人都认为王权必死无疑。

两位金丹五重,且是全力偷袭下。

怎么看王权都没有丝毫生机,除非他也是金丹境,然而怎么可能?

料想王权顶多也就十七八岁的年纪。

在众人的认知中,就算他从小泡在天材地宝里长大。

也他娘的不可能达到金丹境,绝无可能!

只有一首盯着王权的苍舒厌离。

古井无波的双眸里没有半分畅快,甚至有种说不上的心悸。

淡漠,那人眼里太过淡漠,一点没有身处险地即将毙命的觉悟。

果不其然!

在苍舒厌离的视线里,王权原本净如星辰的明眸。

顷刻化成两汪血潭,黏稠的血液在其中如大浪翻涌!

天地间的温度降低至冰点,所有人都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阴冷。

千钧一发之际!

王权身形如闪电般向前大迈一步,其后迅速转身。

也是转身这一刹,他左手赫然多出一把纯白纸伞。

锵!

纸伞撑开的瞬间,双剑接踵而至,伞尖与剑尖轰然相撞!

双剑竟没有第一时间穿透纸伞。

而是在王权后撤一步下,陷入两相僵持难下的境地。

强力狂暴的气劲瞬间爆发开来。

王权双眸猩红,三千银发狂舞!他凝元境八重的实力,在此刻尽数爆发!

身后是被铁链束缚如凡人的苍舒厌离,此刻他若不敌被击退。

那苍舒厌离也会同他死在这,蕴含凶猛剑意的气劲之下。

对面两人居然发动无差别攻击,这是王权没有算到的。

“什么?”

“怎么可能!”

两名护卫瞳孔大震,想破头也想不明白。

眼前这少年如何能以凝元八重的实力挡住他们。

不过疑问将很快得到解惑。

“老子…等的就是现在!”

王权音色深沉暗哑,眼部两汪血潭掀起惊涛骇浪!

整个人的气息越发邪异。

如九幽地狱爬出的血魔,让人不寒而栗。

他缓缓转动伞柄,将体内灵气尽数灌入其中。

嗡——!

!白伞发出一阵嗡鸣,其中似有何物苏醒过来。

伞面迅速发生变化,璀璨星辉从中爆发开来。

一幅万里星辰图徐徐显现其上。

接着是一座建在皓月上的宫殿,无数星辉萦绕伞面,最后流转至伞柄处消失。

更为骇人的是,阵阵银铃般的笑声,夹杂着断断续续的凄厉哭喊。

自西面八方落入两个护卫耳中!

两人顿时心神一荡,手中长剑的威势都弱了数截。

“这…这伞是灵宝!”

“是无缺灵宝!”

小说《恶人谷中我为王,强掳道宗大师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